第2章 疼痛,噬骨入魂

360北单比分直播 www.395368.live 作者:躍之妖妖|發布時間:2018-07-02 11:34:27|字數:2417

2015年,盛夏走至尾聲,遙遠的天際湛藍晃眼,時念卿匆匆趕到醫院的時候,還來不及換掉黑灰色的囚服。她滿頭大汗站在病房門口,瘦削的臉頰呈現出病態的紅暈,然而嘴唇卻蒼白不見一絲色澤。

此刻,母親寧苒不像往日躺在床上昏睡不醒,而是坐在窗前,拿著木梳一絲不茍地梳理著長發,然后再小心謹慎地盤起來。

聽見動靜,寧苒稍稍回頭看見門口的時念卿,當即眉開眼笑:“小卿來了?!?

時念卿剛走過去,寧苒便握住她的手:“在床上躺得太久,連手指都生病了?!?

時念卿說:“我幫你?!?

來病房前,她去了一趟寧苒主治醫師的辦公室,醫生告訴她:“時小姐,不是藥物起了作用,只是回光返照?!?

醫生還安慰她:“今天,多陪陪她?!?

辦公室里,醫生以為她會像所有的家屬一樣,嚎啕大哭,但是她卻沒有,她只是安靜地站在那里,低垂著眉眼。

寧苒身體很久沒有如此輕松了,甚至比生病之前還要好,她坐在木椅上,望著窗外金色的陽光,淡淡地微笑道:“很久沒有看見這么明媚的陽光了?!?

轉而,她繼續說:“記得你父親生前,最喜歡我這樣把頭發盤起來?!?

她還說:“小卿,太久沒和你同桌而坐吃飯了?!?

時念卿幫母親把頭發盤好之后,兩人一起去了醫院食堂。

母親說:“突然有些想吃梧桐路那家張記手工水餃?!?

時念卿默默咬了一口漢堡,垂著眼眸不敢去看母親的眼睛,好一會兒,才說:“你撐一撐,等一等,我打電話,讓顧南笙送過來?!?

寧苒輕笑著搖頭:“撐不下去,也等不了了?!?

那一刻,時念卿一直強忍的眼淚,終于順著長長的睫毛,“滴答~滴答~”砸在手背上,她問:“媽媽,你能不能不要走,留下來陪我!”

那聲音,近乎乞求。

寧苒卻說:“你父親已經走了十一年,昨晚他托夢告訴我,他在那邊很孤獨,這一次母親要去陪你父親了?!?

飯后,寧苒說想出醫院轉轉。

時念卿就攙扶著她,去了附近的公園。

午后,陽光炙熱得足夠灼傷靈魂。

公園,空無一人。

時念卿挽著寧苒的胳臂,沿著蜿蜒的鵝卵石路,緩慢前行。那一刻,她多想就這樣一直走下去……

臨近黃昏,寧苒終于累了,母女兩人在公園湖邊的長椅坐下。

火紅的夕陽,綴在天幕,好看得驚心動魄。

天色漸暗,最后一抹光亮被黑暗吞噬之前,久久沉默的寧苒,輕聲說道:“我走以后,你不要難過,要好好照顧自己?!?

時念卿輕輕點頭:“好?!?

“以后,這世間,只剩下你一個人了?!?

時念卿卻說:“我還有一個月就出獄了,等我出來以后,就去找一份工作,賺夠錢把我們的老宅子贖回來,然后找個真心愛我的男人嫁了,生一個孩子……”

“浮華塵囂,多愛自己一點?!?

“嗯?!?

“霍寒景那種危險的男人,不要也罷?!?

“嗯?!?

“你要好好吃飯,好好睡覺,不負每一天的日出日落?!?

“嗯?!?

天色黑盡,湖邊起風,時念卿的耳畔,寧苒的聲音被夜風越吹越遠,越吹越淡,最后猶如過眼云煙消匿不見,她僵硬地坐在那里,嘴角還掛著淡淡的笑意,可是悲傷的淚水卻止不住地往下淌……

……

“小姐,小姐?。?!醒醒,你還好嗎??。。?!”

時念卿迷迷糊糊醒來,一眼就瞧見滿臉焦急的出租車司機,驚魂未定地望著她。

許久,時念卿才反應過來,自己居然在出租車里睡著了。

“‘帝爵宮’到了,需不需要我開車送你去醫院?!”司機擔心地說道。入行十年,拉的乘客不計其數,可是從來沒有遇到一位能在夢里哭得如此傷心的人。

時念卿搖頭,道了謝,推開車門就要下去。

下車的時候,覺得臉上有些不舒服,抬手隨意抹了一把,赫然發現掌心一片潮濕。

時念卿以為,這些年自己的神經早已麻木不堪,去年母親離世之后,從洛杉磯到溫哥華,再從溫哥華到帝城,她就像一縷四處流浪無家可歸的孤魂野鬼,早就不知任何悲喜??墑欽庖豢?,她突然清晰地意識到:原來有一種疼痛,是噬了骨,入了魂……

帝爵宮門口,人山人海。

胸口別著警徽的霍家警衛,嚴謹謹慎將各個國家的媒體攔在外面。

時念卿站在路邊,看著明明已經過了入場時間,卻依舊顯得情緒高漲的媒體,目光一片冷寒。

今日早晨八點,晨間新聞突然爆出:商業帝國排名第一的顧氏,龐大的運轉資金被掏空,出現嚴重的財政赤字,而藍海灣資金鏈斷裂,形勢迫在眉睫,專家分析說,拿不下南城的那塊地皮轉移矛盾,三個月之內就會倒閉破產。

作為百年的帝國企業,出這么大的事故,絕對是國際性的爆炸事件,然而顧氏大廈卻門可羅雀,無人問津。

而媒體之所以無暇顧及的原因,很簡單:S帝國最年輕的總統霍寒景,突然宣布現任國務卿愛女盛雅,即將入住總統府。

這意味著,S帝國空置了二十五年的總統夫人位置,終于后繼有人了。

當然,不止媒體記者,恐怕十二帝國所有的國民皆好奇心炸裂:究竟是怎樣的女人,可以讓S帝國的總統,心甘情愿奉上鳳位。

在所有人眼里,霍寒景根本就不是人,而是神一般的存在。

凡人,豈能近神半步?!

可就是這樣的神,卻欽點現任國務卿盛青霖五十八歲生辰宴在‘帝爵宮’舉行。

此消息剛傳出,舉世轟動。

不出五小時,十二帝國所有的國家首腦,上流社會的名紳貴胄,全部蜂擁而至。

‘帝爵宮’,是十二帝國最高的權力象征。除了每年的國宴開放一次,平日帝爵宮方圓十里之內,不允許任何人靠近。

霍寒景擺了如此大的陣仗,討自己未來老丈人的歡心,顯然是認了真。

當時念卿拿著鑲嵌著金箔的請帖出現在‘帝爵宮’的門口,所有媒體記者幾乎在第一時間認出了她。

時念卿?!

竟然是時念卿??!

“天哪,時念卿居然回來了??!”有記者震驚無比地呼喊道。

沒有人會想到:五年前發生那件事后,時念卿還能堂而皇之地回來。她回來做什么?!有什么目的?!

     

手機同步首發總裁豪門小說《帝國盛寵:吻安,總統夫人!》

使用手機訪問 //m.timeread.com/book/47691 閱讀本書;

使用手機訪問 //m.timeread.com/book/47691/5276079 閱讀此章節;

2020/6/4 8:17:42
{ganrao} 贵阳麻将怎么打 网上怎么赚钱软件 顶呱刮彩票刮到奖怎么领 福彩双色球中六个红球 捕鱼来了老虎机 打麻将三个人怎么玩 腾讯天津麻将 棋牌游戏多开器? 网上什么兼职靠谱还赚钱 海王捕鱼2下载安装 下载麻将游戏免费四人 辉煌棋牌在线下载 网赚的团队 海王捕鱼开挂方法 捉鸡麻将 九游游戏中心io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