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章 還不是仗著時念卿喜歡他

360北单比分直播 www.395368.live 作者:躍之妖妖|發布時間:2018-10-13 13:29:42|字數:2498

四月十七日,白氏集團董事長——白聞敬,七十八歲高壽盛宴,白府門口三萬平的停車場,無一空缺。

十二帝國的商界,但凡有身份參加盛宴的,無人缺席;而資格不夠的富商,則是不擇手段、想方設法都要擠進去。

原因很簡單:S帝國總統霍寒景,出席了此宴。

眾所周知:霍寒景的生母白暖是白聞敬的掌上明珠??墑腔艉叭匆蚱淠鋼賴腦倒?,一直對白家之人不待見。然而,轟動十二帝國的顧氏金融風暴,卻讓所有人嗅到了:商界,改朝換代的氣味。

白氏,有著強烈收購顧氏的欲.望。

這顯然是霍寒景在背后暗地扶持。

收購一旦成功,白家的權勢,無人能敵。

如果能跟白氏合作,這也變相與霍寒景有了瓜葛。

霍寒景是什么人?!

在十二帝國的國民眼中,他就是神。不能靠近,只能仰望膜拜,只能俯首稱臣。

他們自然是不愿錯過這次千載難逢的機會。

晚上八點,宴會上,霍寒景剛一現身,縱使會場豪門貴族精英才俊云集,卻在頃刻之間全部黯然失色。

霍寒景本就是個矚目的存在,全身上上下下綻放著無人企及的君王氣息,挺拔料峭的身形、渾然天成的強大氣場,讓人不敢直視。

一身喜慶唐裝的白聞敬,瞧見霍寒景的瞬間,不禁有些老淚縱橫。二十八歲的霍寒景,眉與眼,愈發與白暖神似。他望著自己的外孫兒,情緒有些失控:“寒景……”

他怎么也沒想到:霍寒景會來參加他的壽宴。他以為,這輩子他都不愿意見他。

與白聞敬的喜悅激動相比,霍寒景刀刻般精致的臉龐,平靜得不見一絲的起伏,簡簡單單一句“白老,生辰快樂”,卻將冷漠疏離演繹得淋漓盡致。

可是白聞敬卻是喜不自勝:“同樂,同樂?!?/p>

書房。

白百晟將收購合同遞過去的時候,眉頭也深深擰了起來:“哥,顧南笙根本就是抱著魚死網破的決絕,打算跟我們死磕到底。顧氏拖得越久,對我們也不利。司南那邊傳來消息,顧南笙四處尋找融資,不惜變賣股份?!?/p>

說到變賣股份,白百晟心里就窩著一團氣。顧南笙年紀不大,但是城府卻極深。原本他想暗地里將顧南笙出手的股份,全部收入囊中。誰料,顧南笙對于購買者的資料背景,調查得徹徹底底,他根本就沒辦法從中插手。

霍寒景坐在黑色沙發上,骨節分明的修長手指,懶散緩慢地翻動著合同。

白百晟小心翼翼地觀察著霍寒景的表情,心里很是不安。

猶豫許久,他才小心翼翼地問道:“哥,你今天如此高調來參加爺爺的壽宴,難道沒有顧忌嗎?!”

霍寒景是王,他們是商。倘若走得太近,難免遭人詬病,說他們官商勾結。

這對霍寒景的名聲,很不好。

畢恭畢敬立在霍寒景身后的楚易,低聲說道:“閣下今日前來的目的,就是想要告訴顧南笙,他想要垂死掙扎,也得看看有沒有那個勁兒去折騰?!?/p>

霍寒景一旦出現在白府,這就是像所有人表明:他與白家乃一體。白家既然有意收購顧氏,還有誰有那個膽子,敢與顧氏合作。

霍寒景翻完合同,順手便遞給身后的楚易,低沉著喑啞的嗓音,漫不經心道:“顧南笙再如此不知好歹,那就直接來硬的。他喜歡尋死,那么就讓他死得壯觀一點、迅速一點?!?/p>

白百晟點頭:“我明白?!?/p>

短暫的沉默之后,霍寒景起身,打算領著楚易離開,白百晟突然喊道:“哥……”

霍寒景步子微頓,扭頭看過去:“還有事?!”

白百晟猶豫掙扎良久,這才鼓足勇氣問:“你真的要跟那女人結婚嗎?!”

霍寒景斂眉。

白百晟重重呼出一口氣,然后冒著被砍頭的風險,一鼓作氣道:“那女人的胳臂肘,一向都朝著顧南笙彎著。哥,雖然我接下來的話,很大逆不道,但我還是要說。顧南笙之所以如此猖獗,還不是仗著時念卿喜歡他。我聽劉總管說,時念卿去過總統府了,霍總管說:只要她跟你結婚,就把城南的那塊地皮批給顧家。為了別的男人,一次又一次算計背叛你的女人,你還要要嗎?!難道你忘了,五年前你為了她,差點……”

從始至終,沉默立在那里的男人,忽而出聲:“閉嘴!”

此刻,霍寒景黑眸沉幽,白百晟知道:他已經有動怒的跡象。

然,白百晟實在氣不過,紅著眼眸說:“盛雅怎么辦?!你娶了她,你讓盛雅怎么活?!那種吃里扒外的女人,就該被凌遲處死??!”

談及時念卿,白百晟眼里只有恨。

五年前發生的一切,他至死都不會忘。

……

應付完那群攀附恭維的老狐貍們,從白府出來,已經是深夜十點了。

楚易駕車。

霍寒景疲憊至極,坐在后車廂,沉默無聲。

車廂光線極暗,霍寒景又一身凜冽的黑衣,他的表情融在黑暗里,模糊不清。

與白百晟談話結束,打從書房出來開始,楚易一直都忐忑難安,處在無盡的恐慌中,他連正眼都不敢去瞧霍寒景,深怕自己一個不小心便引火燒身。

快要達到總統府時,霍寒景卻突然毫無征兆命令他停車。

楚易恍然,不明白霍寒景這是何意。發怔之際,霍寒景冰冷的聲音,再次幽幽傳來:“下車!”

霍寒景駕車超過十分鐘,楚易仍然全身僵硬地站在馬路邊上,一動不動,呆若木雞……

閣下,極少自己駕車。他突然甩下他,獨自駕車離去,是要去做什么?!

……

婚禮,還有三天。

除了劉憲領著人來幫時念卿測量過身材比例,定制禮服之外,再無其他。

蘇媚都要急死了。

天天都嚷著這婚不結也罷,哪有這樣狗眼看人低的?!很顯然根本沒把時念卿放在眼里。

然而當事人,卻無比淡定悠然,事不關己的模樣。畢竟這場婚禮,無關愛情,只是利用與陰謀。

在時念卿安然自若享受最后的婚前愜意時光時,手機突然響了起來。

睨著手機屏幕上不停跳躍的電話號碼,時念卿的眉頭深深擰了起來。

那電話號碼,很陌生,只在她手機里出現過一次。

可,縱使如此,她還是一眼就認出了它的主人:霍寒景。

他打電話給她做什么?!

上一次他給她打電話,還是領證那天。

時念卿不停揣測。

手機第三次響的時候,她這才猶猶豫豫接起。

接通的那一瞬,霍寒景的聲音便傳入她的耳膜:“下樓!”

聲音,冷冷冰冰,卻透著不容置喙的霸道蠻橫。

     

手機同步首發總裁豪門小說《帝國盛寵:吻安,總統夫人!》

使用手機訪問 //m.timeread.com/book/47691 閱讀本書;

使用手機訪問 //m.timeread.com/book/47691/5276092 閱讀此章節;

2020/7/15 13:49:52
{ganrao} 二肖五码资料 吉林快3怎么杀号最准确 pk10技巧万能码规律 体彩环岛赛中奖规则官网 吉林新快三直播开奖走势图 黑龙冮11选5走势图 排列五带连线图专业版 广西快三大小预测下载 河南22选5规则 股票指数的 福建快三跨度走势 赛车pk拾开奖走势图 真钱轻松盈下载 今天买马开特马几号 20选5预测推荐 上证指数走势图分析